对索罗斯金融投资的76个提问

  索罗斯第一次对外国金融市场进行了成功的试验。通过调查,索罗斯发现,由于安联公司的股票和不动产业务上涨,其股票售价与资产价值相比大打折扣,于是他建议人们购买安联公司的股票。摩根担保公司和德雷福斯购买了大量的安联公司的股份。但其他人并不相信,事实上,索罗斯对了,安联股票的价值翻了三倍。索罗斯名声大振。

  问:量子基金创立时资本额多少?

  它的前身是双鹰基金,一九六九年创立时,资本额四百万美元,一九七三年改名为索罗斯基金,资本额约一千二百万美元。

  问:这一千二百万美元当中,有多少是你自己的钱?

  当时很少,管理团队可以获得利润的20%,我有一位资金合伙人吉姆·罗杰斯(Jim   Rogers),我们持续把应得的利润投资在基金里,并且像所有其他的股东一样,获得同样的投资报酬率,加上我们每年得到利润的20%,因此长期下来,我们在基金里的持股持续提高。

  问:罗杰斯现在以《投资骑士》(Invetment   Biker,译注:罗杰斯和女友邰碧莎骑BMW摩托环绕世界后,写了一本书叫《投资骑士》闻名,也是CNBC的分析师.你在哪里认识他的?

  他原来在华尔街一家小公司当分析师,然后来安贺暨布莱公司,和我在一起,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合力奋斗。罗杰斯是杰出的分析师,而且特别勤劳,一个人做六个人的工作,同时他了解并且赞同我的理念架构和投资哲学,所以我们协商的情形非常良好。我们的合伙关系成就斐然,我们不断地成长,但也因而产生一些问题,因为罗杰斯不希望再增加员工,他喜爱我们的合伙关系,不希望外人加入。我对他施压,要求扩大管理团队,以便配合我们日渐扩大的规模,罗杰斯抗拒这种做法,但我们还是聘请了一些储训人员,由罗杰斯从头开始训练,因为我们当时的理念是不要与华尔街发生任何关系,我们认为任何人有了华尔街经纪商的背景后,就遭到蹂躏,再也无法补救了。

  问:你们认为华尔街有什么地方错得这么离谱?

  我们的出发点都假设市场经常是错误的,实际上,我和罗杰斯最大的差别,是他认为流行的观点总是错误的,我却认为我们也可能错误。我们把华尔街的看法视为凡俗之见,因为我们不但希望与众不同,而且事实上我们也与众不同,带着凡俗之见加入的人,一定不能配合我们的操作。罗杰斯对这一点非常坚持,我没有那么固执,我愿意从华尔街聘请一些人,但是因为他的观念如此,因为他做所有的工作,我只好屈从他的意见。

  问:如果他做所有的工作,你做什么?

  我做所有的决定。

  问:他只分析吗?不负责决策吗?

  他从来没有负责过决策,也不容许他负责决策。

  问:为什么?他不擅于做决定吗?

  对。他精通分析,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分工。

  问:所以他会提构想给你,然后说:“你打算怎么做”?

  有时候如此,也有的时候,我想出一些构想,他去做研究。我也做一些研究,在我们进入新的领域或出了问题时,尤其如此。一般说来,我们遵循先投资。再研究的原则,我负责投资,他负责研究。

  问:是否有的时候你做了投资,他去做研究后,发现构想有错误,但是你仍然继续持有那种股票?

  事实上,这种情形是非常好的状况,因为我们都知道其中的缺陷,我们知道在哪里找问题。什么时候该退出。我们走在游戏的前端,很安心地抱紧这种股票,我们总是在寻找缺陷,偶尔我们会知道构想完全错误,然后我们就会尽快地退出。

  问:但是我记得我曾经介入你当时有兴趣的一些股票,你会打电话给我,像分析师一样的和我谈话,所以你自己也做一些分析工作吧?

  哦,当然如此,那时我相当努力工作,而且成为某些产业的专家。通常我必须做速成的专家,因为如果我有了新的构想,我只有几天的时间去熟悉一个新的产业,但是我记得有好多情形我研究得相当深入。

  问:我想到的是一家石油服务公司。

  那是汤姆布朗公司(Tom  Brown),石油服务业其实是罗杰斯的构想,我们做多赚到很多钱,然后做空亏了很多钱。一个人挖到石油的时候,如果他宣扬油井的好处,你很难跟他对抗,他夸称要把他的油井命名为“索罗斯一号”。“索罗斯二号”等等,以便纪念我们所持有的大量空头部位,他很有幽默感,但是我们不觉得有趣。

  问:请举一些例子,说明当时你分析的其他类股。

  有一家是抵押保证保险公司(Mortgage  Guaranty   lnsurance Company),我们根据它名字的缩写,称之为神奇公司(MAG- IC)。加州住宅市场崩溃时,市场认为这家公司可能破产,但是这家公司熬过考验,我们也赚了一大笔财富。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制定一个规则,规定企业成功熬过艰苦的考验时,应该拥

  有他们的股票,但是在考验期间应该避开这些股票。其实这种事说来容易做来难。

  接着是不动产投资信托业(ReaI  Estate  Invest   Trust  Indus- try)类股,这个行业是我让他们出名的,我们抓对进出的时机。我发表一篇研究报告,描述这是开始时会自我强化。最后会自我毁灭的程序,结局会很凄惨,大多数不动产投资信托公司会倒闭,但是,结局至少要三年以后才出现,因此现在应该购买这些股票。我们在做多方面表现良好,早在这些股票到达天价前就卖光了。好几年之后,这些股票开始下跌,我觉得当时放空已经太晚了,但重新看自己以前的报告,报告里预测这些公司最后会倒闭,于是我才明白做空永远不会太晚。这次是我放空获利超过百分之百的唯一一次,因为在股价下跌时,我不断地在空头部位加码,大约投资了一百万美元,对我当时的避险基金来说,这个金额是很大一笔钱。

  问:罗杰斯提出过什么杰出的构想?

  他最重要的构想应该是国防工业类股,当时国防工业完全被人忽略,从上次国防工业景气结束后,只残存一两位分析师继续研究这个行业,罗杰斯发现E系统和桑德斯公司(SandersAssokciates)之类的股票。

  问:这个时期你有特别自傲的研究计划吗?

  我在一九七八或七九年抓准科技股,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。也是唯一的一次。罗杰斯先有这个构想,认为世界会从类比式转变成数位式,他希望抛空类比式产品的公司,但我对做多比较有兴趣。这时候科技股备受冷落,分配式资料处理的业务成长像野火一样蔓延,但是股票的本益比却很低,因为市场成长太快了,现有的供应厂商无法维持市场占有率,投资者担心业界巨人会介入市场,把这些新兴公司彻底击败。因为有这种恐惧存在,这些新兴公司不能从外界筹集任何资本,只好依靠内部产生的现金,供成长之用。他们不能满足需求,当时的大电脑公司确实有机会打进市场。用自己的资金成长,这是最糟糕的自我实现的预言。当投资人的心理反转时,就提供一个惊人的获利机会。

对索罗斯金融投资的76个提问】更新于2017-08-20 21:27: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