索罗斯的炒汇得与失

  只是部分原因,朱肯米勒是个很公允,心胸开阔的人,所以他能够吸引素质高的人才来公司。量子基金的名声也提高了,在英镑事件之后尤其如此,我们一直能够吸引最好的年轻人加入公司,所以我们现在拥有极有深度的经营阶层,这是我们过去从来没有过的。

  所以你对量子基金集团当时的融资水准,也尽了一些责任,但是,放空英镑的原始构想是他提出的吗?

  对,他和我商量过,不过是他做的决定。

  如果说没有你的鼓励,他绝对不会融资到量子基金当时那种程度,这样说还算公道吧?你没有压迫他尽量举债吗?

  我建议他放手去做,没有我,他也可能这样做。实际上,我们用的融资并没有这么大,因为我们只拿我们的股本去冒险,或许比股本多一些,在那种情况下,我们可以冒我们的股本好多倍的风险。

  这是你最大的成就之一,过去几年来,你的基金在外汇的方向上,也做了若干结果并没有那么好的错误判断,在这些决策上,你担任什么角色?

  和在英镑上的决策完全相同,一九九四年,我们在日元上犯了错误,但是我们的损失程度被过度夸大了,外面传说我们损失十亿美元,这个数字不对,我们在一九九四年二月损失六亿美元,可是在当年年底就补赚回来。毫无疑问的,我们在那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步调错误,我是这种思考过程中的一部分,因此我应该负的责任和在英镑上完全一样,我在判定我们在什么地方出错这件事上,也扮演了一个角色,我们专注在逐步开展的美国和日本贸易争执上,在同一个时间里,我们没有体认到日元强势有更根本的原因。

  你在纽约的时间不像过去那么多,你主要是在东欧,从事你的基金会的活动,对吗?

  不再是这样了,我待在东欧的时间比过去五年都少。

  你在外面时,和纽约办公室的联络有多频繁?

  电话线路够好时,我每天和办公室联络。

  你和朱肯米勒通话吗?

  对,也和其他人谈话。

  他寻求你的建议吗?你指引他某些方向吗?还是你们的谈话大部分是问题的对答?

  他负责管理量子基金,我完全不规定他什么,四十岁的朱肯米勒在很多方面,比我在他这个年纪时高明。

  这是量子基金继续成就斐然的原因吗?

  只是部分原因,朱肯米勒是个很公允,心胸开阔的人,所以他能够吸引素质高的人才来公司。量子基金的名声也提高了,在英镑事件之后尤其如此,我们一直能够吸引最好的年轻人加入公司,所以我们现在拥有极有深度的经营阶层,这是我们过去从来没有过的。

索罗斯的炒汇得与失】更新于2017-08-20 21:27:07